来新加坡半年,我的心情却很复杂

来新加坡半年了,很多话想说,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,我是背负着二十几万的负债来新加坡的,出国就是为了多赚点钱,尽快了结债务,但这对于几乎没有出过远门的我来说,需要很大的勇气,这是一段未知的旅程。

一到新加坡就遇到狂风骤雨,在机场足足等了四个小时才拿到行李箱,然后出关的时候又各种懵逼,中介多问她几句还很不耐烦,甚至出言不逊,但见到本人倒也还好,没想象中那么十恶不赦。中介带我去宿舍,沿途的高楼大厦没啥稀奇,五颜六色的房子倒是看起来赏心悦目,这估计是新加坡令我印象最深刻的地方了。

哪有那么多诗和远方,这半年经历了多少心酸只有自己清楚,中介态度差,坑人,老板与员工之间的关系很不和谐,每天板着脸一副冷若冰霜的模样,脾气暴躁,说话有点颐指气使。做工不能说话,一说话就被说,而且即使老板不在现场,一做错事就立刻会有电话打过来,仿佛时时刻刻都有人在盯着你,休息只能坐楼梯,头上还顶着个噪声很大的广告牌嗡嗡作响,可以说,整个工作环境非常压抑。

刚过来还不到一个星期,中介一大早就打电话给我,说老板对我很不满意,要立刻割了我的准证,是她一直在帮我说好话,叫老板再给我一次机会云云。我心想这新加坡人也太难相处了吧,我好像也没做什么错事啊?仔细一询问,原来是那天我跟朋友吵架,心情不好发的朋友圈惹祸,老板以为我是在指桑骂槐的说她,我想,确实是难为她的,以她的脾气估计已经憋了一个晚上了~。等她中午过来上班我们到门口交流了下,她还是有点怒气冲冲的样子,还说我老是皱着眉头会影响财运,被客户投诉等等,而我一个快四十岁的男人,竟然像个小学生被老师叫去罚站训话一样,有点头脑不清醒,有点语无伦次,刚花了两万多过来的,叫我如何能够淡定呢?

后来老板问我打算怎么样,是去是留?我说我还是想留下来做,结果一客人进店要做二十分钟的肩颈,我上手捏没几下就被打发了,我心里一惊,这下玩完了~

其实老板这人倒也没那么坏,就是脾气差了点,还有可能是上一批的员工比较不好管理吧,导致她戾气很重,现在大家相处得还是挺不错的,有时候还会买水果给我们吃,工作上给了我很多帮助和指导,这点我还是挺感谢她的,当然,我也是勤勤恳恳,任劳任怨,老板说早点来上班就早点来上班,说加班就加班,说怎样就怎样。她还是个称职的母亲,每天都要给她儿子打电话,嘘寒问暖,宝贝长宝贝短的,有时候听着感觉还有点肉麻与羡慕,我妈妈可从来不会说这些。

其实大家都不容易的,多站在对方的角度去考虑问题,人际关系就会和谐很多。不过像我这样不善言辞反应迟钝又笨手笨脚的人不管走到哪里,刚开始总会被人嫌弃,时间久了他们又大都会慢慢喜欢上我,这个套路我太熟悉了,刚出社会那会,受点委屈就喜欢哭,而现在,只会把它埋在心里。

可能是因为在家休息了三个多月,手法生疏了很多,而且我感觉这边的客人也确实比国内的受力得多,前两三个月经常被嫌弃,嫌力气小,嫌按得不舒服,而且有几个瘦瘦的女客人居然也嫌弃我的手法,让我感到凌乱,好歹我在国内做,也积累了一百多条好评,难不成他们都是安慰我的?

前几个月手痛,腰痛,牙痛,屁股痛,真的是除了没人疼,浑身上下哪都疼。期间食指疼痛,麻木了大半个月,以为要废,要是真废了我的职业生涯也就终结了,牙齿也拔了两颗,前后花了快三千人民币,按脚的客人很多,每天不是坐楼梯就是坐在凳子上扭来扭去的,加上新加坡的地心引力比较强吧,我那娇羞的小雏菊都差点要开花了~。

好在现在总算挺过来了,力度,手法,各方面基本上都OK,手基本上不痛,干活也没感觉那么累,几乎没被人嫌弃过,算是安定下来了,容易吗我?

然而疫情的阴霾始终挥之不去,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轮到自己,后果会怎样?只是感觉它越来越近了。暴风雨过后不一定都会有彩虹,可能正在酝酿一场更猛烈的暴风雨,前两天母亲又挂急诊住了院,情况不是很乐观,刚刚看到一点希望的我又重新站在了人生的十字路口,我有点彷徨。

如果母亲病重,我估计不得不回去,可离开新加坡,国内的工资拼死也就拿个五六千或七八千,我目前在这里省吃俭用正常一个月可以剩一万左右。如果不回去,疫情的发展难以预料,自己身处险境,回国的路也很长,最怕最坏的结果,见不到母亲最后一面。

我也算是有些感情经历的人,辜负过别人,也被别人辜负过,但母爱是这个世界上最无私最伟大的爱,这一点我深信不疑。父母在,人生尚有来路,父母不在,此生只剩归途,这几天一想起母亲就忍不住掉眼泪,我亏欠她太多了。已经跟我爸交了底,老家的地和房子都可以卖掉,定要全力救助我母亲。

我是一个不爱多管闲事的人,别国的政策也不好指指点点,毕竟我没懂那么多,也考虑不到方方面面,但是一场疫情,一个“与病毒共存”的政策,又要让多少家庭支离破碎,让多少人流泪心碎呢?我想只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才能够感受到这切肤之痛吧!

我现在面临好几个重大的选择题,新加坡,是去是留?如果母亲不幸是晚期,该怎么办?还有我的信用卡是继续还,还是主动逾期强制上岸?目前月利息1500RMB左右,如果逾期上征信,坐动车坐飞机都会被限制,更别说出国了,恐以后更难翻身,我需要一些有智慧有经验的人,给我一点宝贵的意见 。

我是一个简单而枯燥的人,一个快四十岁的男人,心里仍然是个小孩,可简单的生活,又何尝不是一场华丽的冒险,命运也从来不会因为你的天真无邪而垂怜于你,命运对大家都是公平的。

看起来躺平是不可能了,人生很苦,但也只能不停的上路,别无选择。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