写给姐姐的一封信

姐,最近家里出了很多事情,本来不想告诉你,不想让你担心,但是我想还是让你知道比较好,免得让你误以为家里人对你不管不顾,心生怨恨。

妈妈上个月去市医院住院十多天,查出宫颈癌加直肠癌晚期伴多处转移,目前在家喝些中药调养,我从来没有想要放弃她,但是真的已经病入膏肓,怕等不到你出狱的那一天了。

我刚来新加坡半年多,历经千辛万苦,好不容易安顿下来,生活刚刚有一点转机,却不想,又遇到妈妈重病,目前负债二十几万,已经放弃了征信,先顾好妈妈再说,这边疫情严重,回去的路太长,爸爸妈妈也希望我好好工作,多赚点钱补贴家用,我怕我也见不到妈妈最后一面。

二姐夫的爸爸前两个月刚去世,这次妈妈生病,又出钱出力,已经用尽了全力,他们的情况你也是知道的,生活真的很不容易,好在他们两个都是比较踏实本分的人,日子虽苦,但还能过得下去。

爸妈老了,迟早都会离开我们,最让我放心不下的还是你,与其悲伤,不如好好想一想接下去你自己的路要怎么走,以前无数次苦口婆心跟你说,你就是不听,现在走到这样的境地,几乎陷入绝境,我希望你认真反思一下,我们只能够给你建议,不能够替你做决定,也没有能力帮你很多。

我仍然觉得WS那种人靠不住,他很久没给你寄钱了,上个月是我给你寄的,房贷也没交,妈妈生病,连个电话都没有,还有家庭关系那么复杂,再纠缠下去对你绝对没有好处,快醒醒吧,等以后他两个儿子长大了,你要如何自处?不要告诉我你们是因为爱情,相互利用,各取所需罢了,这样的感情是不会有好结果的,我觉得到了这个年龄了,应该一个人也可以好好生活才对,出来后做个彻底的切割吧,不要再纠缠不清了,其实人生不需要有太大的智慧,学会脚踏实地踏实本分过日子就够了。

贝贝在他们家如果过的好,你就不要再去念她了,那是套在你脖子上的枷锁,如果你实在放不下,能争取到抚养权的话,我可以考虑跟你一起抚养她,我这辈子估计也不会结婚了,等爸妈走了,有能力帮一下你们两个姐姐,这辈子就这样了,一个小时候疼过我经常给我买衣服穿,一个不善表达却无怨无悔为家庭付出很多,你们两个都是我的好姐姐,我真的希望你们都过得好好的。

房贷等你出来再跟银行协商,以后慢慢去还,看YT以后能不能帮你一点,或者以后我有能力帮你一点,或者把房子转手出去,走一步看一步吧,老家我会给你留个位置,让你不至于无家可归。

人可以糊涂一时,不能糊涂一世,希望你下半生时刻保持清醒,你现在所处的地方不是监狱,而是能够让你重获新生的地方,在里面好好表现,看能否看在妈妈病重和孩子还小的份上,适当减刑,提前出狱,希望你还有机会见到妈妈最后一面。

你的弟弟

2021.11.18

信用卡逾期后,我的心情反而轻松了很多

一直努力维持着征信,还不上就分期,或者拆东墙补西墙,以致债务越来越多。

这个月妈妈生病,反而促使我下定决心,强制上岸,征信坏了就坏了吧,人活着最重要,以后大概率不会买房子,也没想再跟银行借钱,赚点钱回老家躺平仍然是我下半辈子的理想,下半生就是向死而生,有吃有喝有点小钱花就够了,不然还有什么可求的呢?

这个月信用卡陆陆续续逾期了,本来想主动打电话给银行的,后面也不了了之,心情复杂,不知道说什么,说了他们会相信,会理解吗,我的征信不会受影响吗?而且接打电话一分钟要一块钱呢!

现在各家银行每天加起来有十几个电话,手机我都是调的静音模式,眼见心会烦,但是至少耳根清净啊,百度有钱花本期账单才2300元,逾期两天就狂轰滥炸,真的格局太小了,只能留着最后还了~

可是我爸妈说电话都打到他们那去了,我妈说有个女的很凶。我跟他们解释,银行贷出去的钱肯定会有一部分收不回来的,他们会计提坏账准备,银行会把不良资产按比较低的折扣打包卖给讨债公司,他们能讨回一点是赚一点,现在讨债公司已经不能乱来了,就当有人陪你练普通话打发些时间好了,这两年疫情这么严重,破产欠银行钱的无计其数,也没什么好丢脸的,何况这些年刷卡,给银行做的分期,也让它们赚了不少钱。

信用卡其实还是很好的低成本融资工具,尤其是借钱不需要跟别人开口,有时候还能刷一些出来炒炒股,不过我终归还是没有驾驭金钱的能力,所以,弊大于利,不用也罢。

现在但凡有点钱,也要留着给妈妈治病,欠银行的钱只能缓缓了,当然,等过了这一关,以后还是要还的,但是万一以后我也出现什么意外还不上,就当是我劫富济贫了。

来新加坡半年,我的心情却很复杂

来新加坡半年了,很多话想说,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,我是背负着二十几万的负债来新加坡的,出国就是为了多赚点钱,尽快了结债务,但这对于几乎没有出过远门的我来说,需要很大的勇气,这是一段未知的旅程。

一到新加坡就遇到狂风骤雨,在机场足足等了四个小时才拿到行李箱,然后出关的时候又各种懵逼,中介多问她几句还很不耐烦,甚至出言不逊,但见到本人倒也还好,没想象中那么十恶不赦。中介带我去宿舍,沿途的高楼大厦没啥稀奇,五颜六色的房子倒是看起来赏心悦目,这估计是新加坡令我印象最深刻的地方了。

哪有那么多诗和远方,这半年经历了多少心酸只有自己清楚,中介态度差,坑人,老板与员工之间的关系很不和谐,每天板着脸一副冷若冰霜的模样,脾气暴躁,说话有点颐指气使。做工不能说话,一说话就被说,而且即使老板不在现场,一做错事就立刻会有电话打过来,仿佛时时刻刻都有人在盯着你,休息只能坐楼梯,头上还顶着个噪声很大的广告牌嗡嗡作响,可以说,整个工作环境非常压抑。

刚过来还不到一个星期,中介一大早就打电话给我,说老板对我很不满意,要立刻割了我的准证,是她一直在帮我说好话,叫老板再给我一次机会云云。我心想这新加坡人也太难相处了吧,我好像也没做什么错事啊?仔细一询问,原来是那天我跟朋友吵架,心情不好发的朋友圈惹祸,老板以为我是在指桑骂槐的说她,我想,确实是难为她的,以她的脾气估计已经憋了一个晚上了~。等她中午过来上班我们到门口交流了下,她还是有点怒气冲冲的样子,还说我老是皱着眉头会影响财运,被客户投诉等等,而我一个快四十岁的男人,竟然像个小学生被老师叫去罚站训话一样,有点头脑不清醒,有点语无伦次,刚花了两万多过来的,叫我如何能够淡定呢?

后来老板问我打算怎么样,是去是留?我说我还是想留下来做,结果一客人进店要做二十分钟的肩颈,我上手捏没几下就被打发了,我心里一惊,这下玩完了~

其实老板这人倒也没那么坏,就是脾气差了点,还有可能是上一批的员工比较不好管理吧,导致她戾气很重,现在大家相处得还是挺不错的,有时候还会买水果给我们吃,工作上给了我很多帮助和指导,这点我还是挺感谢她的,当然,我也是勤勤恳恳,任劳任怨,老板说早点来上班就早点来上班,说加班就加班,说怎样就怎样。她还是个称职的母亲,每天都要给她儿子打电话,嘘寒问暖,宝贝长宝贝短的,有时候听着感觉还有点肉麻与羡慕,我妈妈可从来不会说这些。

其实大家都不容易的,多站在对方的角度去考虑问题,人际关系就会和谐很多。不过像我这样不善言辞反应迟钝又笨手笨脚的人不管走到哪里,刚开始总会被人嫌弃,时间久了他们又大都会慢慢喜欢上我,这个套路我太熟悉了,刚出社会那会,受点委屈就喜欢哭,而现在,只会把它埋在心里。

可能是因为在家休息了三个多月,手法生疏了很多,而且我感觉这边的客人也确实比国内的受力得多,前两三个月经常被嫌弃,嫌力气小,嫌按得不舒服,而且有几个瘦瘦的女客人居然也嫌弃我的手法,让我感到凌乱,好歹我在国内做,也积累了一百多条好评,难不成他们都是安慰我的?

前几个月手痛,腰痛,牙痛,屁股痛,真的是除了没人疼,浑身上下哪都疼。期间食指疼痛,麻木了大半个月,以为要废,要是真废了我的职业生涯也就终结了,牙齿也拔了两颗,前后花了快三千人民币,按脚的客人很多,每天不是坐楼梯就是坐在凳子上扭来扭去的,加上新加坡的地心引力比较强吧,我那娇羞的小雏菊都差点要开花了~。

好在现在总算挺过来了,力度,手法,各方面基本上都OK,手基本上不痛,干活也没感觉那么累,几乎没被人嫌弃过,算是安定下来了,容易吗我?

然而疫情的阴霾始终挥之不去,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轮到自己,后果会怎样?只是感觉它越来越近了。暴风雨过后不一定都会有彩虹,可能正在酝酿一场更猛烈的暴风雨,前两天母亲又挂急诊住了院,情况不是很乐观,刚刚看到一点希望的我又重新站在了人生的十字路口,我有点彷徨。

如果母亲病重,我估计不得不回去,可离开新加坡,国内的工资拼死也就拿个五六千或七八千,我目前在这里省吃俭用正常一个月可以剩一万左右。如果不回去,疫情的发展难以预料,自己身处险境,回国的路也很长,最怕最坏的结果,见不到母亲最后一面。

我也算是有些感情经历的人,辜负过别人,也被别人辜负过,但母爱是这个世界上最无私最伟大的爱,这一点我深信不疑。父母在,人生尚有来路,父母不在,此生只剩归途,这几天一想起母亲就忍不住掉眼泪,我亏欠她太多了。已经跟我爸交了底,老家的地和房子都可以卖掉,定要全力救助我母亲。

我是一个不爱多管闲事的人,别国的政策也不好指指点点,毕竟我没懂那么多,也考虑不到方方面面,但是一场疫情,一个“与病毒共存”的政策,又要让多少家庭支离破碎,让多少人流泪心碎呢?我想只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才能够感受到这切肤之痛吧!

我现在面临好几个重大的选择题,新加坡,是去是留?如果母亲不幸是晚期,该怎么办?还有我的信用卡是继续还,还是主动逾期强制上岸?目前月利息1500RMB左右,如果逾期上征信,坐动车坐飞机都会被限制,更别说出国了,恐以后更难翻身,我需要一些有智慧有经验的人,给我一点宝贵的意见 。

我是一个简单而枯燥的人,一个快四十岁的男人,心里仍然是个小孩,可简单的生活,又何尝不是一场华丽的冒险,命运也从来不会因为你的天真无邪而垂怜于你,命运对大家都是公平的。

看起来躺平是不可能了,人生很苦,但也只能不停的上路,别无选择。

宿舍那个坏老头隔离观察中,病毒越来越近了

上周小区另一头的店铺有人感染,关了七八天,感觉病毒很近,又好像有点远。

今天宿舍那个坏老头中奖了,就是睡我对面下铺那个,那个晚上别人睡觉他把手机声音开得很大,除了刷抖音外,最喜欢看包青天~,早上起床经常把手机丢在床头让闹钟一直响,甚至晚上十一点半躺在床上吸烟…

还有一次把我的眼镜拿错,一个戴老花镜的人拿了我的近视眼镜,回来也没个道歉,还把我眼镜弄得脏兮兮的,说他既聋又瞎未免有些恶毒,可能真的是有点那个倾向了。

早上起来老头没去上班,在宿舍讲电话,依稀中听出现在是在宿舍隔离观察的意思。

病毒并不是一无是处,就像我现在挺希望这坏老头平平安安的,感觉自己的灵魂都升华了~

新来舍友打呼噜比打雷还响,叫我怎么睡?

这位新舍友搬来两三天了吧,之前住隔壁房间,估计是被人赶出来了,晚上住到我们房间来,打呼噜真的比打雷还响,有时候还一惊一乍的,有时候又像一只野兽在咆哮,真想发出来给你们听听,妈呀,我都快被吵得神经衰弱了,戴耳机听歌都不管用,我不是歧视,但是真的吵得睡不着,烦死人,大半夜的开始找新房子了~

这类人才比较适合自己住一个单间,难道不是吗?上班的地方广告牌噪音也很大,老板也不去修,真的是太难了。

后港地铁站附近有没有床位出租的?人不要太多,安静一点的,价格250左右,穷人,还在致富的路上…

我想这样的人才可以去当配音演员呀,发挥专长,专门配打雷音~

心疼,拔一颗牙花了246新币

牙齿疼了五六天了,感觉应该是蛀牙,刚好今天休息可以去补一下,担心这边补牙太贵了,我昨天还特意打电话问了下价格,前台回复说80-150之间,想想也能接受,就预订了今天早上十点。

医生看了说蛀得比较深,如果补牙他不保证不会疼,如果补完还疼他不负责的,建议我拔掉,我问拔掉有没有影响,他说是智齿,关系不大,我说那就拔吧,医生说拔牙价格在120-180之间,然后护士带着我去拍片,拍完回来打了两针麻药,过一会就开始拔牙了,看起来拔得还是挺卖力的,左右开弓把我嘴唇都弄疼了,我喊暂停,后来拿了纱布给我垫上,会好一点。

拔完坐了会,前台喊去交费,拔牙150,拍片70,包药10块,一共246.1,那个16.1不知道是什么意思?

拔牙应该比补牙简单些吧,将近1200RMB的价格还是超出了我的预期,这个月工资一发就忍不住拿去买股票了,也是运气差,买了就跌,亏了六七百,如果买另外一支可以赚一千多。

幸好卡里还有三百多新币,不然就麻烦了,吓得我以后不敢半夜吃饼干了!

写完这些,牙齿已经开始疼了~,今天只能吃这些~

来新加坡第三天,随便写点啥,记录一下心情

HouGangMall

很早就想来新加坡了,只不过那时候户口烂在学校里,也不知道通过什么途径过来,去年自己爬墙在新加坡本地论坛,Facebook上也找了好久,但工作并不好找,兜兜转转还是要通过中介。

通过中介也面试了五六家,面试基本上都通过(除了一家说和两个福建人打过架,不喜欢我们福建人和一家担心男技师太多,招引gay,怕被当成鸭店以外),但是特么等一段时间就说没额度了,这样前后折腾了快三个月,期间护照也办了大半个月才下来。

17号下午来的新加坡,一下飞机就暴雨倾盆,等行李足足等了两个小时,到机场又是各种懵逼,不知道怎么走,中介没有第一时间来接我,问多几句还不耐烦~也许,这注定是一次不轻松的旅程。